在倫斯勒理工學院10月舉行的創新活動上,柯蒂斯·普里姆站在一個「量子吊燈」前——這是一個佈線複雜且包含有處理器晶片的結構,可以幫助將其溫度 保持在絕對零度(量子電腦運轉的必要溫度條件)。 明年,這所大學將成為世界上第一所擁有IBM量子系統一號電腦的大學。
在倫斯勒理工學院10月舉行的創新活動上,柯蒂斯·普里姆站在一個「量子吊燈」前——這是一個佈線複雜且包含有處理器晶片的結構,可以幫助將其溫度 保持在絕對零度(量子電腦運轉的必要溫度條件)。 明年,這所大學將成為世界上第一所擁有IBM量子系統一號電腦的大學。HANS PENNINK/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AP

英偉達的首任CTO準備花光所有錢然後退休

在倫斯勒理工學院10月舉行的量子電腦奠基儀式上,一個「量子吊燈」現身活動現場-這是一個佈線複雜且包含有處理器晶片的結構,可以將溫度保持在絕對零度(零下 273.15攝氏度)。 明年,這所大學將成為世界上第一所擁有IBM量子系統一號電腦的大學,而這一切都要拜英偉達聯合創始人柯蒂斯·普里姆(Curtis Priem)的捐贈所賜。 如果沒有在十幾年前賣掉他在英偉達的持股,普里姆現在會是美國第16富有的人。 但事實與之相反,他早就賣掉了這些股票,並把大部分財產捐給了母校倫斯勒理工學院(RPI),自己卻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

英偉達早期照片:柯蒂斯·普里姆在公司的第一間辦公室裡,1999年,英偉達股價達到100美元時,他剪了頭髮,染上了英偉達的標誌。 普里姆回憶說:「當時,給你不知道會成功的東西拍照幾乎是一件不吉利的事。
英偉達早期照片:柯蒂斯·普里姆在公司的第一間辦公室裡,1999年,英偉達股價達到100美元時,他剪了頭髮,染上了英偉達的標誌。 普里姆回憶說:「當時,給你不知道會成功的東西拍照幾乎是一件不吉利的事。CURTIS PRIEM

64歲的柯蒂斯·普里姆(Curtis Priem)身著西裝,打著紅領帶,在木製舞台上走來走去,然後停在了舞台中央右側幾英尺處,這裡是倫斯勒 理工學院音樂廳的「最佳聲學位置」之一。 普里姆站在溫暖的舞檯燈光下,笑容滿面地介紹說:「這是世界上科技最先進的表演空間。」他指的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這個位於紐約州特洛伊市的表演場地: 柯蒂斯·普里姆實驗媒體和表演藝術中心(Curtis Priem Experimental Media and Performing Arts Center)。 這座可容納1165人的音樂廳牆上覆蓋著成千上萬塊獨特的弧形木板,天花板上也覆蓋著根據透氣性和質量專門調整的緊密編織物——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實現理想的 聲學效果,而它正是由這位英偉達聯合創始人在2003至2008年間捐資4000萬美元建造的。

這只是他對母校更多捐贈的一部分,而他最近的承諾是幫助母校成為世界上第一所擁有IBM量子系統一號電腦的大學。 預計這款計算機將於明年春季投入使用,並將成為該校新計算中心的基石,可望幫助RPI和周邊地區吸引頂尖人才。

自2001年以來,普里姆已向RPI捐贈了2.75億美元,佔RPI在此期間接受捐贈總額的40%,此外他還另外認捐了約8,000萬美元。 在這些捐贈當中,只有一半金額被公開承認是來自普里姆。 2001年,大約就在普里姆開始捐贈的時候,RPI宣布了一筆3.6億美元的匿名認捐,但普里姆和學校都不願就他是否是這筆錢的捐贈者發表評論。

普里姆本人的故事更是鮮為人知。 作為一位擁有近200項專利的發明家,他在20世紀80年代初幫助設計了第一款用於個人電腦的圖形處理器,後來又與他人共同創辦了半導體公司英偉達,並在那裡擔任了 十年的首任首席技術長。

1999年英偉達IPO後,普里姆認為自己所持有的這些股份所值金額的“數額過大”,於是將大部分股份轉讓給了一個慈善基金會。 幾年後,他離開了公司,部分原因是他在第一段婚姻中訴訟纏身,最終以離婚收場,而且他的前妻還受到家暴指控。 到2006年,他賣掉了自己剩餘的股份。 如果他沒有賣掉自己在英偉達的持股,那麼如今他的身家將達到700億美元。 根據《富比士》估計,普里姆現在的身家接近3,000萬美元,剛超過他向RPI捐款金額的十分之一。

自 2001 年 6 月以來捐贈給RPI的40%以上來自普里姆基金會
自 2001 年 6 月以來捐贈給RPI的40%以上來自普里姆基金會倫斯勒理工學院經審計的財務報表和美國國稅局的申報文件 製圖: Phoebe Liu

其中包括他在加州弗里蒙特附近的一棟價值600萬美元的住宅,普里姆在那裡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手機訊號也不太穩定,但他會時不時地在那裡寫下一些關於如何 「修復地球」等世界性問題的「聲明」。 (他的這些聲明從未在任何地方發表過)。 他說,他經常透過提供獨特的電子郵件地址(由16位數字組成的字串,《福布斯》記者就收到了其中一個)來進行交流,以此來避免垃圾郵件(他說自2000年以來就 沒有再收到過垃圾郵件)。 他還擁有一架灣流G450型私人飛機,名為Snoopy,這是他在2021年購買的,現在他坐在這架飛機上每年飛往RPI四次。

RPI校園位於紐約州特洛伊市-這是一個美國歷史上的藍領小鎮。 在校園內接受採訪時,普里姆談到了他的捐贈、離開英偉達的原因以及一些往日的遺憾。 普里姆承認:「我做了一件有點瘋狂的事,我希望我還保留了多一點(英偉達的股份)就好了。」他說,他每天仍會想起英偉達兩次,那就是當他 戴上和摘下那款歐米茄超霸系列X-33 Mars腕錶的時候,這是英偉達在普里姆入職公司五週年時送給他的禮物,和“雷鳥”飛行表演隊以及航天飛機宇航 員佩戴的錶是同款。 現在,對普里姆來說,RPI不僅是他投資的地方,也是他尋找意義和慰藉的地方。 自2003年以來,他一直在擔任RPI的董事會成員。 “它成了我的使命和心之所繫。”

普里姆之所以選擇RPI而不是更知名的麻省理工學院,部分原因是這裡有一台他想要使用的IBM尖端電腦。 對於一直對科技與藝術交融感興趣的普里姆來說,這所學校是個理想的選擇。 高中時,普里姆的家搬到了克利夫蘭郊外,他也在那裡開始跟隨克利夫蘭交響樂團的唐納德·懷特(Donald White)學習大提琴,後者是第一位在大型交響樂團中演奏的黑人音樂家。 普里姆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古典音樂家強化夏令營度過了兩個夏天,他也演奏過長號。 在RPI,他四年都在管弦樂隊中演奏大提琴,他將自己在電子行業的創造力和在RPI的工作歸功於他的音樂家成長經歷。 普里姆說:“要表演,就必須練習,對吧?你必須要有創造力。因此,我開始將這一理念應用到電子和電腦科學領域。”

1982年,他從RPI畢業,獲得電機與電腦工程學位,隨後在個人電腦公司Vermont Microsystems擔任員工工程師,然後在電子測試設備公司GenRad擔任硬體工程師。 後來,他搬到加州,在Sun Microsystems工作了七年。

1993年,他在矽谷的一家Denny's餐廳萌生了創建英偉達的想法。 他和Sun Microsystems的同事克里斯·馬拉喬斯基(Chris Malachowsky)以及他們在LSI Logic工作的工程師朋友黃仁勳(Jensen Huang)經常在那裡聚會,集思廣益,討論如何製造出更好的晶片。 普里姆介紹說,他早期的角色是架構師,負責繪製底層藍圖,讓工程師能夠為英偉達的晶片設計演算法,而這個角色主要是在幕後工作。 普里姆打趣道:「在英偉達流傳過這樣一句話:永遠不要讓柯蒂斯面對攝影機,也不要讓柯蒂斯面對客戶。」(英偉達執行長黃仁勳對此的回應是:「事實 上柯蒂斯在客戶面前表現非常出色。」

1999年,英偉達取得了兩大突破:它以11億美元的市值上市,並發明了圖形處理器(GPU),最初用於視頻編輯和遊戲,但最終重塑了計算行業。 那年7月,普里姆與他的第一任妻子維羅妮卡(Veronica)結婚,兩個月後,他成立了普里姆家族基金會,並將自己在英偉達的12.8%的持股 (IPO時)的四分之三以上註入了基金會-數量約1億股(以今天的股份計算)。 他說,之所以送出這筆巨款,部分原因是他不希望政府在他賣出大量股票並欠稅的情況下得到這筆錢。
也是在那個時候,普里姆看了看自己在英偉達的持股,認為自己最終會擁有約5,000萬美元。 「我僅有的理由在於我無法預測未來。」在談到他決定出售這家市值1.2兆美元的公司的股票時,他略有些傷感地說。

普里姆最初的捐贈對像是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和蒙特雷灣水族館(Monterey Bay Aquarium)等少數幾個機構,後來他的目標從減輕人類造成的痛苦轉向預防痛苦,主要是 透過以教育為重點的捐贈。 「亞當和夏娃有自由意志,他們選擇了一條罪惡的道路,而這正是苦難的起源……我們的信念是,大多數苦難都是可以避免的,因為苦難從一開始就在我們的掌控之 中。」普里姆在其基金會的早期網站上寫道,他的家族與聯合基督教會有所淵源(普里姆並不信教,但他說,他的父親、姐姐和祖父母都是牧師) 。

2000年,普里姆回到RPI,因其在英偉達的工作獲得了該校的年度企業家獎。 普里姆說:「我走進校園,突然感覺到這裡就是我的使命所在。」於是,他在2000年和2001年分別向RPI捐贈了100萬美元。 然後,在截至2002年6月的財政年度,普里姆家族基金會開始每年向RPI支付至少1,000萬美元,並持續至今。

同時,他在英偉達的工作也開展得不盡人意。 據普里姆稱,他被家中的個人問題所困擾,無法做出自己想要的貢獻,於是他從公司離職了。

普里姆稱,自己接下來十年的生活一團糟,法院發現維羅妮卡對他有 "家庭暴力史"。 他在 2013年的法庭文件中提到,這些暴力行為導致了19份書面警方報告、5次逮捕、3次刑事定罪、3 次刑事保護令、1 次民事臨時限制令和3次緩刑。 同一份文件顯示,維羅妮卡聲稱柯蒂斯"透過言語挑釁引發了她的暴力反應",並提到 "她的不當行為並不算嚴重"。 (她的律師沒有回應多次置評請求。)普里姆說,他曾一度與加州參議員鮑勃·維考斯基(Bob Wieckowski)會面,主張通過一項修正案,讓涉嫌家庭暴力的 施暴者更難獲得配偶提供的贍養費。 這項名為SB 28的修正案在2015年的參議院投票中獲得一致通過。 他的前妻對家庭暴力的輕罪指控不予抗辯,他也從未向其支付贍養費。

在此期間,普里姆一直在幫助 RPI,雖然後者幾十年來在財務上一直"舉步維艱"。 他想幫助"這個龐然大物扭虧為盈"。 首先,他針對該校的基本建設進行了捐款,例如聘請更多的教職員工、翻新大樓和購買實驗室設備。 隨後,他又為現在的雪莉·安·傑克遜生物技術和跨學科研究中心( Shirley Ann Jackson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and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以及2008年啟用的表演藝術中心捐款。

就在幾個月前,他在加州卡爾斯巴德(Carlsbad)的一次校董務虛會議上萌生了做出他迄今為止最大貢獻的想法。 當時普里姆向 RPI 的新校長馬丁·施密特(Martin Schmidt)建議,他們可以嘗試將量子電腦引入 RPI。 這個想法很有趣,但施密特覺得成本太高。

當施密特告訴《富比士》:「我們離開卡爾斯巴德時,我同意了我會開車去見IBM 研究主管達裡奧·吉爾(Dario Gil)......看看能否說服他, 讓IBM在RPI校園安裝一台量子電腦。」僅僅三個月後,RPI就正式宣布了明年將IBM量子一號系統電腦引入校園的計劃,這令RPI成為世界上唯一一所擁有量子 計算機的大學。

吉爾在10月份舉行的量子計算機奠基儀式上說:"現在,有了量子計算機,RPI將站在開創全新計算模式的最前沿,在材料設計、可持續發展、醫藥開發、醫療保健等領域,探索 過去難以解決的一系列問題的解決方案。

至於普里姆,他為了將這台電腦引進校園最近又認捐了9,500萬美元,打算為此建立一個新的中心。 用他的話來說,此舉將使他的基金會走上「歸零的滑行道」。

「這個週末實際上是我們基金會的終結,」普里姆在奠基儀式上說,並向一群學生、教師、校友和其他客人解釋說,他為這台電腦提供的資金將是他的基金會 的最後一筆主要捐贈,並將耗盡其剩餘的大部分資金。 他是站在一個閃閃發光的「量子吊燈」前宣布的這一消息,而這是即將到來的量子電腦的核心,因為它包含量子晶片,周圍環繞著複雜的金線,以保持這台2000磅 重的計算機可以在華氏零下460度左右的低溫下運作。 預計這台計算機將在2024年春季的某個時候投入使用,並將放置在一座原始小教堂的四扇彩色玻璃窗下。

普里姆說,他的家族基金會目前還擁有1.6億美元資產,預計到2031年將逐步歸零,但考慮到他還在RPI資助了許多新的項目,所以他不確定這筆錢是否能 維持那麼久。 普里姆說:“我們不能停止支出,所以(實際的結束時間)可能會比這早得多。”他補充說:“當錢花光的時候,我就可以退休了。”

文|福布斯美國|福布斯中國

新聞推薦

No stories found.
ForbesGA - Forbes Global Alliance
www.forbes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