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豪和他的詐騙犯“私生子”
ILLUSTRATION BY CECILIA RUNXI ZHANG

億萬富豪和他的詐騙犯“私生子”

羅傑·威廉森自稱是已故拉斯維加斯賭場大亨謝爾登·阿德爾森與另一位億萬富翁的私生子。但他的生活中唯一久經不衰的東西是他說過的謊言。這位「騙術大師」勒索美國喜劇名人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冒充好萊塢製片人馬克威利斯(Mark Willis),並成功將多名女性引誘到波士頓一家酒店、此外,他還說服了兩名投資者購買了一家名為Soprano 's Café,但事實上並不存在的餐飲企業和餐廳25%的股份。

前不久,我們收到了一位自稱是一位已故億萬富豪的私生子寄來的郵件。這封郵件看起來「很有料」。寄件者是一名男子,他說他的父親是世界上最大的賭場公司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創始人,並稱他有很多資訊要分享。 “我當然知道,”他寫道,“因為我是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的親生兒子。”

天降“私生子”

這位自稱小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 Jr.)的人第一次打來電話時,電話的區號是拉斯維加斯。幾分鐘後,他就滔滔不絕地講述了一個瘋狂的故事,即他的超級富豪父親是如何認識他的母親的。他口中的父親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創始人謝爾登·阿德爾森,後者於2021年去世,給他的遺孀米婭姆(Miriam)和孩子們留下了350億美元的遺產,以及一(2023年淨收入)103億美元的全球賭場帝國,物業遍布拉斯維加斯、澳門和新加坡。

「我父親是薩姆納·雷德斯通(Sumner Redstone,維亞康姆公司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億萬富豪董事長)的朋友,準確地說,他是在1959年走進薩姆納的辦公室,才見到了這位美麗的義大利女人。」他開始說。據這位“小謝爾登·阿德爾森”講述,雷德斯通曾告訴阿德爾森,他的記賬員安娜·帕拉迪索(Anna Paradiso)是一個“能干人”,但“別去招惹她”,因為她離婚了,有五個孩子。

「他們有過一段5年的戀情,而我就是這段戀情的產物,」他用帶鼻音的波士頓口音繼續說道。 「在我母親懷著我的時候……他們進行了一次談話,並就阿德爾森不用為我負責達成了協議,有法庭文件可以證明這一點。」他還說,在馬薩諸塞州里維爾有一份出生證明,可以證實阿德爾森是他的父親。

但這位小詹姆斯有一點說錯了,那就是他聲稱自己是謝爾頓·阿德爾森唯一的親生孩子。雖然阿德爾森收養了他第一、第二任妻子的孩子,但他和米麗婭姆有兩個自己的孩子,分別是亞當(Adam)和馬坦(Matan)。

當地檢察官稱,這位「小詹姆斯」還曾經試圖勒索正在附近街區拍電影的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謊稱這位演員和他的工作人員點了價值2500美元的食物,卻沒有付款。

不過,他堅持說,他父親的朋友們會證實他的故事——這些朋友包括本刊的董事長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和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聯合創始人、億萬富豪史蒂夫·韋(Steve Wynn)。但兩人都表示從未聽過這個人。

這並不令人奇怪,因為真正的問題是根本沒有小謝爾頓·阿德爾森這個人。

這位自稱是已故億萬富豪的同名私生子的男子實際上是一個被定罪的連環詐騙犯,名叫羅傑·威廉姆森(Roger Williamson),他在馬薩諸塞州的里維爾長大。 (他說的最後一個細節是真實的,儘管據該市生命記錄和統計部門的資料顯示,他聲稱的出生證明並不存在。) 威廉森在偽造身份和欺騙他人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他至少用過11個不同的假名——而且他的多位家庭成員、前女友、前房東和其他騙局的受害者都形容他是一個「習慣出老千」的慣騙。

阿德爾森家族透過發言人證實,他們多年來一直知道威廉森的存在,但他們"不會對這些愚蠢的說法逐一做出具體的回答"。

在發給《福布斯》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謝爾頓的哥哥倫納德·阿德爾森(Leonard Adelson)補充說:「我完全震驚於這個人會做出這樣的說法,」並指出整件事「離譜荒謬」。

當威廉森意識到他想以億萬富翁的私生子登上《福布斯》雜誌的計劃行不通時,他就不再回覆我們的電話了。在一封地址與一家不存在的阿德爾森公司(The Adelson Company)相關聯的電子郵件中,他試圖收回之前說過的話,並寫道,他之前接受的兩次採訪「肯定是別人冒充的」。 “我不認識你。”

在他失聯前的最後一封電子郵件中,他回答了我們的一個問題:如果他不是謝爾登·阿德爾森的“私生子”,那他是誰?

“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

這個無名小卒於1962年1月24日晚上10點35分在波士頓出生。據他的家人說,他的母親安娜·帕拉迪索——關於她的名字他倒沒有撒謊,而她也確實為雷德斯通工作過,只不過是在他的一家汽車影院的小賣部工作——嫁給了他的父親羅伯特·威廉森(Robert Williamson),後者是一名有賭博問題的商船船員。羅伯特威廉森去世時,羅傑才8歲。 「羅伯特不出海的時候,他就在家賭錢,有多少賭多少。」一位因為擔心羅傑可能會實施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家庭成員說。

羅傑:威廉森(右一)和他的兄弟姊妹。 「我們其他人每天都出門上班,」一位家人說。 「只有他坐在家裡編故事。」
羅傑:威廉森(右一)和他的兄弟姊妹。 「我們其他人每天都出門上班,」一位家人說。 「只有他坐在家裡編故事。」羅傑‧威廉森的家人

在掛斷電話之前,這位家庭成員解釋說,在多年的欺騙和陰謀之後,威廉森在他們的家族中不再受歡迎了。事實上,在威廉森患有失智症的母親於2016年去世之前,檢察官聲稱他正在竊取她的社會安全金,以至於她差點被趕出家門。 (威廉森否認了這一點,並說他的兩個兄弟姐妹偷了她的錢。他後來被判洗錢罪,因為他用母親的名字開了一個銀行帳戶,並用這個帳戶存入了他在其他犯罪活動中獲得的錢。)

「不幸的是,我是羅傑的親戚,」這位家庭成員繼續說道。 “我們其他人每天都出門上班,但他不。他每天都坐在家裡編故事。”

威廉姆森一家住在里维尔的雪莉大(Shirley Avenue)上的一栋多户住宅里,那里位于波士顿以北几英里处,距离海滩只有几个街区,曾经是一个治安不稳定的社区。从一年级起就认识威廉姆森的托尼·亚科维洛(Tony Iacoviello)说,威廉姆森从小就以“骗子”著称。“他的绰号是‘骗子罗杰’,因为他总是撒谎。”亚科维洛说。

威廉森的犯罪生涯在他18歲時正式開始——他被判犯有徒手搶劫罪,並被判處三年緩刑。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他被控犯下一系列的支票竊盜罪。只不過,許多指控在他向受害者支付賠償金後都被撤銷了。

在2004年的一份破產申請中,當時42歲的威廉森透露,除了一輛舊車、一些家具和衣物(總價值3500美元)外,他沒有任何資產。他還欠債權人4萬美元,包括他從女友那裡騙取的1.65萬美元。

謊言的遊戲:在威廉森為母親寫的訃告中,他用想像力重新書寫了自己的家族史:「安娜和已故的謝爾登·阿德爾森生下了她最小的孩子羅傑·威廉森。」
謊言的遊戲:在威廉森為母親寫的訃告中,他用想像力重新書寫了自己的家族史:「安娜和已故的謝爾登·阿德爾森生下了她最小的孩子羅傑·威廉森。」羅傑威廉森的家人提供

到了2008年,威廉森已經開始施展更多有創意的騙術了。那一年,他讓佛羅裡達州的女子相信他是律師,只要付7000美元的律師費,他就可以為她代理案件,結果被判無證執業。 2009年,與另一起案件相關的一份證詞顯示,警方稱他開始冒充好萊塢製片人馬克威利(Mark Willis),成功將多名女性引誘到波士頓一家酒店,讓她們閱讀充滿性暗示的劇本,並說服其中至少一人與他一起出演一場充滿性誘惑的場景,以換取在一部不存在的電影中與本·斯蒂(Ben Stiller)一起出演的高薪表演機會。 (威廉森從未被指控犯下與此計劃有關的罪行;警方稱此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襲擊事件。)「我沒有做過這種事;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他說。

2011年,威廉森又化名為喬治·米漢(George Meehan),在麻薩諸塞州皮博迪(Peabody)經營披薩店。當地檢察官稱,他還曾經試圖勒索正在附近拍攝電影的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謊稱後者和他的工作人員點了價值2500美元的食物,但沒有付款。桑德勒當時否認曾在這家餐廳點餐。 (威廉森沒有受到與此事有關的犯罪指控。)

但很快,威廉森的騙局就會讓他吃苦頭。 2013年,他開始了一系列的犯罪活動,最終被判入獄9個月,並在2015年承認了23項刑事指控,包括洗錢、恐嚇證人、證券欺詐、刑事騷擾、發布虛假財務報表、偽造、支票盜竊和身分詐欺。威廉森還被判定詐騙了5萬美元,因為他成功說服了兩名投資者購買一家名為Soprano 's Café的不存在的餐飲企業和餐廳25%的股份,另一名受害者則是他的房東兼房地產經紀人弗雷德·馬特(Fred Mattei),他向威廉森租賃了一個餐廳空間,並聲稱威廉森偷走了價值4000 美元的設備,而且幾乎沒有支付租金。

「他進了監獄,真是罪有應得。」馬特說。

至於他虛構的父親,威廉森選擇謝爾登·阿德爾森擔任這個角色並非偶然。在1980年代中期,他的妹妹雪莉開始與一位名叫理查德·古德曼(Richard Goodman)的多切斯特人約會,並最終嫁給了他。 (古德曼的母親是阿德爾森的母親莎拉·湯金(Sarah Tonkin)的妹妹,古德曼的哥哥倫納德(Leonard)在阿德爾森的公司Interface集團工作)。

據他的家人說,雪莉和理查德在1991年乘坐私人飛機參加了阿德爾森和米婭姆在以色列舉行的婚禮。此後不久,威廉森便開始以與這位億萬富豪賭場大亨的這層微弱的關係為藉口,向他乞討錢財,或請他資助自己那些半生不熟的商業點子。

據家人說,2005年前後,古德曼夫婦參加了阿德爾森在澳門的一家賭場的開幕典禮,在那裡,謝爾登讓雪莉轉告威廉森不要再打擾他。但威廉森並沒有就此打住。在2016年8月發給阿德爾森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威廉森聲稱自己的財務狀況很糟糕——"我匍匐在地,希望得到您的幫助",並在信中稱他欠下了超過10萬美元的債務,其中包括4萬多美元的未付子女撫養費(根據家庭法庭的記錄,這屬實)。 “我已經時日無多,走投無路了。”

「我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免費為你工作,並連本帶利地償還你,」威廉森繼續寫道。 “阿德爾森先生,我有一個做糖果棒的想法,還有其他幾個生意點子。我不是在尋求慈善或施捨。”

白日夢破碎

兩年後,在《福布斯》獲得的另一封電子郵件中,威廉森向這位拉斯維加斯億萬富翁尋求貸款,以追逐一些新的夢想,例如開設一些餐廳,以及在波士頓港口建造一艘賭場船。 “不管怎樣,”威廉森在結尾處寫道,“我很幸運,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告訴您。”

直到2016年威廉森的母親去世後,他才開始告訴人們阿德爾森實際上是他的父親。在威廉森為母親寫的訃聞中,他用想像力重新書寫了自己的家族歷史:「安娜和已故的謝爾登·阿德爾森生下了她最小的孩子羅傑·威廉森。”

1999年,謝爾登·阿德爾森在他建造的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開幕式上。
1999年,謝爾登·阿德爾森在他建造的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開幕式上。XAVIER ROSSI/GETTY IMAGES

儘管沒有血緣關係,但阿德爾森和威廉森確實有一些共同點。兩人都在波士頓地區的貧困家庭長大。阿德爾森出生於多爾切斯特,父母是移民,父親來自立陶宛,母親來自威爾斯。阿德爾森一家住在一間只有一間臥室的公寓裡,小謝爾頓晚上只能睡地板,他的父親開計程車養家。但創業給了阿德爾森一條擺脫貧窮的出路。 12歲時,他向叔叔借了200美元,買了一張賣報紙的執照。幾年後,他創辦了一家自動販賣機企業,後來又憑藉創辦電腦大會COMDEX發家,並於1989年以1.28億美元收購了破敗的金沙賭場。

到了1995年,阿德爾森以8.62億美元的價格將會議業務賣給軟銀(Softbank),並將利潤投入自己的賭場中。 1996年11月,他拆除了賭場,在拉斯維加斯建造了威尼斯人酒店(Venetian),擁有數千間套房、數百萬平方英尺的會議空間,以及一條帶有貢多拉的大運河。 (阿德爾森去世後,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最終於2021年以6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了威尼斯人酒店,其中包括Palazzo Tower和金沙會展中心。)

但阿德尔森最大的举动是在澳门投资逾120亿美元,并在路氹金光大道和和新加坡修建赌场,巩固了他作为全球最大赌场大亨的声誉。后来,阿德尔森和米丽娅姆成为共和党的巨额政治献金捐赠者,向各种保守派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2亿多美元。

然而,當阿德爾森在現實世界中做大生意時,威廉森卻只是一個連環騙子和作姦犯科的混混。即使在他關於謝爾登·阿德爾森的謊言已經被揭穿之後,威廉森在掛斷電話之前還講了一個離譜的故事。

他回憶了上世紀80年代末或90年代初,他和阿德爾森在舊金沙賭場度過的一個神奇的新年前夕。據威廉森說,一個賣酒的人走到阿德爾森面前,問他在哪裡可以找到酒吧經理。在威廉森的幻想中,阿德爾森回答說:「我就是老闆,你有何貴乾?」這名男子說他想成為金沙的酒類供應商,於是阿德爾森讓他下週把價目表送過來,然後再談。但這位推銷員是有備而來,他遞給阿德爾森一疊文件,據威廉森的描述,有「兩本《戰爭與和平》那麼厚」。

「謝爾頓把它們扔到空中,就像五彩紙屑一樣。」威廉森大笑著說。

當被問及威廉森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追求什麼時,一位家庭成員毫不猶豫地說:“他想要金錢、名聲和認可,也就是大多數人想要的東西。”

新聞推薦

No stories found.
ForbesGA - Forbes Global Alliance
www.forbes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