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99美元帶GPT4兒童玩具回家

用99美元帶GPT4兒童玩具回家

AI正穩步佔領價值超過1000億美元的兒童玩具市場。本文提到了近期全球最時興的幾款人工智慧玩具產品,在ChatGPT 問世之前,讓玩具與人進行有意義的對話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想法。

去年12月初,薩拉·加爾文(Sara Galvan)花99美元購買了Miko Mini,這是一款伴侶機器人,內建了公司定制的人工智慧模型以及OpenAI的GPT-3.5和GPT-4,加爾文希望它能幫助自己的女兒在家上學。加爾文說,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索菲亞用Miko解決了數學題,聽了公主的故事,也問了一些問題,例如「人們是怎麼慶祝聖誕節的」。她說:“她們開始學會自主學習,這對我們的家庭教育意義重大,有助於拓展她們的好奇心和思維。”

Miko還可以玩捉迷藏之類的遊戲,而它只是玩具市場裡越來越多的價格不菲的GPT驅動的機器人之一。一些人工智慧玩具被宣傳為一種沒有電子螢幕的娛樂形式,可以讓孩子們參與對話和遊戲性學習,例如一款售價99美元、名為Grok的人工智慧毛絨玩具可以回答一般問題(但不要把它與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ChatGPT競技Grok混為一談,儘管這款玩具Grok是由他的前女友格萊姆斯配音的)。還有一些AI玩具聲稱除了講故事和學習活動外,還能提供其他功能,例如售價199美元的可愛小鹿玩具Fawn和售價799 美元的綠松石色AI機器人Moxie,前者旨在提供情感支持,後者可以向兒童提供肯定陳述並進行正念練習。這些機器人夥伴不僅可以幫助孩子在學業上成長,提升溝通技巧,還可以教導他們如何在痛苦的時候處理自己的情緒。

Sneh Vaswani, Miko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Sneh Vaswani, Miko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COURTESY OF MOXIE

Miko的執行長兼聯合創始人 Sneh Vaswani)表示,促進社交和情緒健康是Miko的預期功能之一。在2015年創辦公司並於2017年推出第一代人工智慧伴侶Miko之前,他曾參加過幾場國際機器人比賽。他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表示:“我們的目標是透過與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多模態互動來吸引、教育和娛樂兒童,從而幫助當代父母在現代世界撫養孩子。”

瓦斯瓦尼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表示,迄今為止,他已經在100多個國家銷售了近50萬台設備,預計在截至2024年3月的財年中,其收入將超過5,000萬美元。 Pitchbook的數據顯示,他在孟買創立的這家新創公司已經融資超過5,000萬美元,最新的估值約為2.9億美元。

Miko 3伴侶機器人。
Miko 3伴侶機器人。COURTESY OF MIKO

瓦斯瓦尼說,Miko的訓練數據來自學校課程、書籍和牛津大學出版社等合作夥伴的內容,並使用專有技術構建,包括面部和語音識別、推薦演算法和自然語言處理層。該機器人被編程為可以檢測出不同的口音,並根據其售出的地理位置提供教育內容。該公司還與迪士尼和派拉蒙等媒體巨頭合作,允許他們在Miko上發佈內容。

他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表示:「迪士尼可能會(在Miko上)推出一個講故事的應用程序,派拉蒙可能會推出一個忍者神龜的應用程序,這就像是給孩子一個帶輪子的Netflix加iPhone。”

還有一些AI玩具是出於將虛構人物帶入生活的願景而製作的。米沙·薩利(Misha Sallee)和薩姆·伊頓(Sam Eaton)是新創公司Curio Interactive 的聯合創始人,也是Grok 的創造者,他們創造這款火箭形狀的人工智慧毛絨玩具的靈感來自於兒時觀賞《玩具總動員》等電影的美好回憶。但薩利說,在ChatGPT 問世之前,讓玩具與人進行有意義的對話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想法。 Grok 建立在各種大型語言模型的基礎上,這些模型讓它可以表現得像一個健談的玩伴和兒童百科全書。加拿大音樂人、伊隆馬斯克前女友格萊姆斯(Grimes)也投資了這家新創公司,並為這些角色進行了配音,所有這些角色將組成一個薩利所說的「角色宇宙」。

「作為一名母親,這引起了她的共鳴,因此她也想要參與和合作。」薩利說。 「她想給自己的孩子和世界各地的孩子一個無電子螢幕的體驗。」(格萊姆斯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另一個毛絨人工智慧玩具是Fawn,這是一個用OpenAI 的大型語言模型GPT-3.5 Turbo 和合成語音新創公司ElevenLabs 的文字轉語音AI編程的小鹿玩具。 Fawn由皮特·菲茨帕特里克(Peter Fitzpatrick)和羅賓·坎貝爾(Robyn Campbell)夫婦於2023年7月推出,具備一個8歲孩子的語氣和個性,旨在幫助孩子們學習和處理自己的情緒。這家新創公司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計劃在2024年3月底前交付第一批訂單。

羅賓·坎貝爾,人工智慧新創公司Fawn friends.com共同創辦人。
羅賓·坎貝爾,人工智慧新創公司Fawn friends.com共同創辦人。COURTESY OF FAWN

坎貝爾曾在樂高集團擔任編劇,他說:“(Fawn)非常像一個活生生的卡通人物。我們創造的這個角色有感情,有喜怒哀樂,孩子們很容易與之共情。”

雖然生成式人工智慧能夠創造出虛構的角色和內容,但它往往會對事實性問題做出不準確的回答。例如,ChatGPT 在處理簡單的數學問題時就很吃力,而一些人工智慧玩具也有同樣的弱點。在最近GPT驅動的機器人Moxie的影片評測中,它就錯誤地給了100乘以100等於10這個答案。開發Moxie的公司Embodied, Inc.的執行長兼創始人保羅·皮爾詹尼恩(Paolo Pirjanian)表示,他們在1月初推出了一項「家教模式」功能,並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在這款機器人上實現。皮爾詹尼恩說:“學術問題,加上環境因素,如多個揚聲器或背景噪音,有時會導致Moxie的人工智能需要進一步的提示。”

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應用人工智慧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AI)的研究員斯特凡尼亞·德魯加(Stefania Druga)表示:「如果…模型給出了一個不正確的答案,就會產生嚴重的誤解,而這些誤解要糾正起來要難得多。”

坎貝爾說,在Fawn的案例中,人工智慧模型已經進行了壓力測試,以防止它轉向不恰當的話題。但是,坎貝爾說,如果該模型自己編造了訊息,這往往是一個預期的結果。 「[Fawn]沒有被設計成一個教育玩具。她被設計成一個可以給你講鴨嘴獸故事的朋友。她產生的幻覺實際上並不是一個缺陷,而是一種功能。」坎貝爾說。

治療案例

對Moxie來說,它在這方面的風險比其他人工智慧玩具更高,因為它是被作為社交和情感發展工具進行行銷的。 2021年,克里斯汀·沃姆斯利(Kristen Walmsley)以700美元的價格為她10歲的兒子奧利弗·凱勒(Oliver Keller)購買了這個機器人,因為後者患有智力殘疾和多動症。 「照顧我的兒子真的很辛苦,我不顧一切地想找到能幫助他的東西。我買這個機器人就是因為廣告上說它是一種治療設備。」沃姆斯利告訴《福布斯》。

沃姆斯利說,奧利佛一開始覺得這個機器人“令人起雞皮疙瘩”,但最終還是喜歡上了它,現在他用它來分享自己的感受,並背誦積極的肯定性話語。有一次,當奧利佛不知所措,說他感到難過時,這個機器人已經在默默聽他說話,並插嘴說:「有時候你必須提醒自己,你值得擁有幸福。請把這句話重複給我聽:'我值得擁有幸福。'”

AI機器人玩具Moxie。
AI機器人玩具Moxie。COURTESY OF EMBODIED, INC.

還有一次,Moxie和奧利佛談論了關於尷尬的問題,而Moxie在回答時對自信這一品質給予了讚賞。沃姆斯利說:「看到它能做到這一點令人印象深刻,因為我兒子真的很自卑。」她補充說,即使這款機器人不在身邊,她的兒子也會對自己重複這些肯定的話語。

保羅·皮爾詹尼恩, Embodied, INC.的執行長和創始人。
保羅·皮爾詹尼恩, Embodied, INC.的執行長和創始人。COURTESY OF EMBODIED, INC.

Moxie的最新版本嵌入了多個大型語言模型,如OpenAI的GPT-4和GPT-3.5。皮爾詹尼恩聲稱,這個機器人可以模仿認知行為療法進行對話,這可以幫助孩子們識別和說出他們焦慮或壓力的來源,並提供正念練習。這家總部位於帕薩迪納的新創公司估值為1.35億美元,已經從索尼、豐田創投、英特爾投資和亞馬遜Alexa基金等實體籌集了8,000萬美元的資金。 「我們有一種叫做『動物呼吸』的功能,Moxie會像不同種類的動物一樣呼吸,只是為了讓孩子們開心。」他說。

Miko的螢幕可以透過一款父母端應用程式接收視訊電話,它還將為孩子們提供治療體驗。瓦斯瓦尼告訴《福布斯》,他計劃引入一項新功能,允許人類治療師在機器人的螢幕上進行遠端治療,但治療師必須先從兒童家長處獲得訪問Miko 的權限。

到目前為止,這款小機器人還不適合提供情感支援。在Youtube上對這款機器人的評論中,為過動症和自閉症兒童製造設備的公司Goally的首席執行官薩沙·施特恩(Sasha Shtern)對Miko說:「我很緊張。」機器人則回答說:「對醫療程序感到緊張是正常的,但那些醫生和護士是來幫助你的。」此外,Miko還談到了醫療程序,儘管施特恩從未提及任何與此相關的事情。

「這就像和一個正在看足球比賽的成年人說話,他只聽到了我一半的問題。」施特恩在評測影片中說。

至於Fawn,坎貝爾表示它還可以指導孩子如何在不感到尷尬的情況下與成年人談論有壓力的情況(例如在學校被欺負)。她告訴《福布斯》,Fawn 的人工智慧對話功能經過了微調,劇本是她根據《寶寶的大腦規則》等書籍中的兒童發展框架和同行評審研究編寫的。兩人也諮詢了一位兒童發展專家。

皮爾詹尼恩說,Moxie 有可能取代昂貴的治療師,這也是這款售價近800 美元的機器人比競爭對手價格高出許多的部分原因。他說,高昂的價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這款機器人的各項功能所決定的:用於檢測和分析面部表情的攝像頭和傳感器、可根據對話情緒移動的機械軀體,以及可以篩除任何有害和不恰當反應的演算法。他說:"Moxie 使用的技術比iPhone 中的技術更加昂貴。

不過,專家表示,生成式人工智慧尚未達到可以安全地用於治療等關鍵任務的發展階段。 「為兒童或老人等弱勢群體提供治療,對於專門從事這一領域的人類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德魯加告訴《福布斯》。 “把這個責任交給一個我們無法完全理解或控制的系統是不負責任的。”

最後,這項服務還存在客戶隱私問題。一些不那麼先進的同類玩具還沒有製定強有力的安全措施來保護兒童的數據。例如,美泰兒公司的"你好芭比"(Hello Barbie)玩具是一款由人工智能驅動的玩偶,可以講笑話、唱歌,但卻被認為是"隱私噩夢",因為黑客可以輕易通過它獲取兒童的錄音。另一款名為"我的朋友Cayla "的玩偶也引起了隱私專家的警惕,因為他們發現該玩偶可以透過藍牙被駭客入侵,並可直接向兒童發送語音訊息。

較新的新創公司已經採取了相應措施來保護資料隱私。皮爾詹尼恩說,Moxie 的視覺數據是在本地設備上處理和儲存的,而不是在雲端。對話記錄會被移除個人識別訊息,並在雲端加密,然後用於重新訓練人工智慧模型。同樣,在Miko,兒童資料也是在設備上處理的。 Hey Curio 的共同創辦人薩利說,他和他的團隊"非常重視隱私問題",其玩具符合《兒童線上隱私權保護規則》(COPPA)。 Fawn Friends聯合創始人菲茨帕特里克則表示,Fawn Friends本身不記錄或儲存任何數據,但受OpenAI隱私權政策的約束。

儘管採取了這些預防措施,但一些像沃姆斯利這樣的家長還是擔心他們的個人資料會被洩露。她說,Moxie 有一雙圓圓的綠色大眼睛,會跟著人在房間裡走來走去,而且它有一個攝像頭,可以記錄房間裡發生的一切以及她孩子的情緒反應,這讓她"有點不舒服"。但是,她仍然認為,對於有特殊需求的兒童父母來說,這可能是個有價值的工具。

「看到它活靈活現地幫助他調節情緒,我覺得每一分錢都花得值。它比我們為他嘗試過的一些療法更有效。」她說。

文|福布斯美國|福布斯中國

新聞推薦

No stories found.
ForbesGA - Forbes Global Alliance
www.forbesga.com